·网站首页 ·贵州手机报 ·投稿 ·96677 ·新闻排行 ·繁体 ·RSS ·ENGLISH ·日本語
关键词:
多彩播报  新闻  评论  专题  策划  宽频  名博  社区  权威发布  社情民意  文化  教育  旅游  公益  健康  娱乐  图片  企业  工业  电商  黔茶  金融  汽车  国内国际
您当前的位置 :多彩贵州专题频道 > 频道信息 正文  
血红的湘江
2014-07-09 16:19  来源: 星沙新闻网 作者:  编辑: 王珏
贵州手机报 | 新闻客户端  | 新闻热线:96677 | 投稿
分享到:

【专题】一城一河讲述城市与生态的故事

  “当他确信主力已经安全渡江,巨大的欣慰漫过生命的游丝,陈树湘又一次晕眩过去了,脸上带着霞染的微笑……”

  八桂大地,血色湘江。

  岭树重遮千里目,江流曲似九回肠。

  陈树湘躺在担架上,从漫天血红中醒来,思绪就像自己被枪打流出的肠子,纷繁纠结,杂乱迂回……

  湘江也在这湘桂边纷繁纠结,杂乱迂回。陈树湘最先想起的还是湘江。长征路上,敌人精心设计的第四道封锁线,又与湘江重迭,缠绕在一起。河山带砺,红军史上最壮烈的湘江战役,天昏地暗,血流漂杵,就在自己人生最为奇谲的这次波折中,乱石穿空,惊涛拍岸,铁血奔涌……

  史无前例的万里长征。全军断后的艰辛任务。

  毛泽东曾风趣地说:长征初期采取的是打狗战术。红34师边打边走,他们自誉为长征中的打狗队。作为打狗队长的陈树湘,最为紧张,一直是兵不卸甲,马不停蹄,哪里出现了敌人追兵,就迎上去展开堵截战斗。

  一、二、三道封锁线,就这么过来了。蒋介石又调集40万大军,在湘江沿岸300里长的地段,数倍于我,据险待劳,做梦也想全歼红军于死地。

  中革军委命令,红五军团军团长董振堂和参谋长刘伯承找到34师,刘伯承拍着陈树湘的肩:“重兵压境,整个殿后,担子重啊!”军团长又强调:“红34师是光荣传统的好部队,朱总司令、周总政委要我转告,相信你们一定能够完成这一伟大而艰巨的任务!”

  军团长没有说到毛主席,其时已被剥夺军权,没有诗兴为陈树湘“弹洞前村壁”的大柏地那样,写下“赤橙黄绿青蓝紫”的瑰丽诗章,可陈树湘知道,毛主席正关注着亲手缔造的红军的生死存亡。他感到毛主席的目光灼灼在背。这目光,从清水塘始,曾看着他一路成长而为红军的高级指挥员。

  1934年11月26日,血色拂晓,红军长征最壮烈的湘江血战,正式打响。红34师与尾追之敌李云杰、李韫珩及地方保安旅团频频接火。27日,陈树湘率全师经蒋家岭、雷口关急速进入灌阳,在水车至文市一线布防阻击。28日,天刚放亮,敌人就如黄蜂一样,四面八方而来,空中几十架飞机轮番侦察轰炸。红军主力和中央机关大搬家,连笨重的印钞机也随队行军,速度十分迟缓。追敌从多路扑了上来,把特别能战斗的红34师死死咬住,拖进了一场殊死的决斗中。南有桂敌夏威推,东有两李部队追,北有薛岳、周浑元、罗卓英、王均各路中央军挤压,西是湘江天险。陈树湘镇定自若,毫无惧色,兵来将挡,水淹土屯,以百万军中取上将首级的气概,血与火中巍然屹立,指挥全师三面御敌,顽强击退了数万敌军的进攻,取得了第一回合的胜利。

  硝烟滚滚,杀声阵阵。炸弹震天,火光遍地。血肉横飞,阵云四塞。陈树湘和34师全体指战员都深深懂得,阻击战多坚持一分钟,党中央和红军主力就少一分渡江的危险。他们用鲜血浇铸起一道如钢似铁的坚固阵地,拦截潮水一般涌来的敌人。饥饿疲劳,供应匮乏,武器落后,伤残病痛,敌焰嚣张。全体红军生死攸关之际,他们以惊天地、泣鬼神的英雄气概,舍生赴死,绝地求生,前后共鏖战4天5夜,一直坚持到30日凌晨。晨曦似血,彤云带腥,主力红军安然渡过了湘江。陈树湘师6千多人,剩下不足千人,尸体枕籍,凝血作坝,湘江为之塞而不流,终于担当起中央和主力的安危,胜利完成几乎不可完成的任务……

  陈树湘躺在担架上,担架是战士们用树枝藤蔓扎成的,上染斑斑血迹,似开出的簇簇鲜花。山路崎岖,上岭下坡,担架像一皮木叶,在湘江巨大的风涛中颠簸。陈树湘伤口没有绷带包扎,没有药上,鲜血把腹部的皮带与衣服都浸透了。陈树湘只有紧紧皮带,压迫住伤口。望着师长苍白的脸上滚出豆大的汗珠,战士们背过脸,眼里滚出了豆大的泪珠。

  排山倒海的痛感压来,陈树湘的顽强生命,让九曲回肠的信念牵挂着。当他确信主力已经安全渡江,巨大的欣慰漫过生命的游丝,陈树湘又一次晕眩过去了,脸上带着霞染的微笑……

  陈树湘从昏厥中再次醒来,似铁骨柔肠般记挂着34师余部……他不甘于断后而后路被断,紧缩部队,埋好同志的尸首,疏散好重伤的战友,架好浮桥,后续强渡,然遭敌机狂轰滥炸,地面重重围攻,浮桥炸飞,血溅湘江,死伤又是200多人。

  12月1日上午,主要渡口界首被桂敌占领,下午,主要的徒涉点凤凰嘴,落入湘敌之手。辗转再行徒涉不成,又伤亡200多人,惨烈非常。师政委、政治部主任及几位团长,相继阵亡,陈树湘急电中革军委请示,复电他们杀回湘南游击。陈树湘兵分两路突围,一次恶战后仅剩30多人,后也失散。陈树湘和参谋长率大部人枪南进,且战且走。12日,抢渡湘南牯子江,船至江心,中敌埋伏,伤亡惨重。即将上岸,一颗罪恶的子弹,击中了陈树湘的腰部……

  陈树湘依稀记起,上岸后,他才被部下按在担架上。重伤仍坚持指挥战斗,数次击退敌人,直到抬担架的两个战士双双饮弹倒下,警卫员马上上前保护翻在田沟里的师长,陈树湘一把推开他们,掷地有声:“打!掩护同志们。”陈树湘的枪声,吸引了敌人的火力,同志们在参谋长带领下安全脱险。陈树湘仍不放心,退守路边一座破庙。继续向敌射击,打完了最后一颗子弹……

  陈树湘最后一次从担架上醒来,是最后的时刻,“最后的斗争”,足令风云变色,神鬼皆惊,河山震憾。当看见抬担架的不是自己的战友而是敌人,当听到敌人妄图省城献俘的白日呓语,他毫不犹豫践履了“为新中国流尽最后一滴血”的铮铮誓言,趁敌不备,毅然决然,从伤口抠出肠子,在山崩海啸的剧痛中,把它一绞两断……

  这年年底,古城长沙,小吴门街口的灯柱上,悬挂着一颗怒目圆睁的红军将领的头颅。他那目光,血红血红。他那血痂,殷红殷红。前边远方,是他当放牛娃的长沙县福临家乡;近处,是引导他革命入党参军的清水塘;背后,是夕阳下九曲回肠被生生绞断的千里湘江,血红血红的湘江……

   
分享到:
返回首页
相关阅读
 
 
新闻推荐
专题策划
【专题】生态文明贵阳国际论坛2014年年会
【专题】牢记嘱托 深入推进毕节试验区发展
【专题】节俭养德 全民节约
激情世界杯 让你过足球瘾
【专题】“海雀之心”村支书文朝荣
专题:贵州参加第十届深圳文博会
迎接生态文明贵阳国际论坛
【专题】劳模与改革同行
新闻排行

  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网站简介 | 广告刊例 | 联系方式 | 网站地图
增值电信业经营许可证(ICP):黔B2-20010009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5212006001
营业执照:520115000201773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2408241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黔)字00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