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贵州手机报 ·投稿 ·96677 ·新闻排行 ·繁体 ·RSS ·ENGLISH ·日本語
关键词:
多彩播报  新闻  评论  专题  策划  宽频  名博  社区  权威发布  社情民意  文化  教育  旅游  公益  健康  娱乐  图片  企业  工业  电商  黔茶  金融  汽车  国内国际
金黔专题 您当前的位置 :金黔专题 > 专题文章 正文
背篼干部:穿行在麻山腹地
2012-04-10 11:43  来源: 金黔在线-贵州日报  
分享到:

【专题】认真学习贯彻落实党的十八大精神

【专题】党的十八大召开

【专题】喜迎党的十八大

【专题】践行宗旨 一心为民 向背篼干部学习

  

    大山深处,一支闪耀着时代光辉的“背篼队伍”,正在麻山腹地穿行;

  大江南北,一曲镌刻着俯首为民的“背篼之歌”,正在祖国各地传扬!

  沉下身子,捧出真心,竭力为民,率先垂范!长顺县敦操乡的干部们,用双脚丈量出来的“背篼干部”精神,何其伟大!她为正在后发赶超的贵州这片热土地上,为贵州儿女正在合力构筑的“精神高地”上,增添了令人振奋的精神动力!

  革命先烈用坚定的步伐,走出“长征精神”;冷洞村人用攻坚克难、永不退缩的双手,创出抗旱救灾中展现的“贵州精神”;罗甸县大关村人,用铁锤钢凿,劈出“大关精神”。如今,在贵州奋力起飞中诞生的“背篼干部”精神,继续激励贵州儿女,为冲出“经济洼地”凝聚不竭动力!

  小小背篼,盛满了俯首甘为孺子牛的为民情怀,盛满了爱岗敬业的职业期许,盛满了干字当头拼搏奋进的贵州精神,为凝聚民心,为建设家乡,为我省的跨越发展,提供了生动的范式!

  在加速发展、加快转型的今天,没有精神力量的充分发挥,贵州不可能实现后发赶超。每一位党员、每一位干部都像“背篼干部”那样,以强烈的责任心和职业精神,自觉地身体力行,主动地率先垂范,就能在为人民服务中,将“背篼干部”精神发扬光大,让社会更加和谐、人民更加幸福!

  请读本期视点特别报道——《背篼干部:穿行在麻山腹地》

  在人们的心中,贵州麻山地区是“贫困”的代名词。这里自然环境恶劣,石漠化问题突出,抬眼望去,满山乱石如麻。有一首民谣这样描述麻山:“土如珍珠,水贵如油,满山遍野都是大石头。”

  3月24日,我驱车从黔南州州府所在地都匀出发,经过6个多小时的颠簸,终于来到了位于麻山腹地的长顺县敦操乡乡政府所在地。带着一身疲惫刚下车,就看见一群乡干部,身着统一的烟灰色制服,左胸前印着“人民的公仆·敦操”,背上赫然印着“为人民服务”几个鲜红的大字。此时,他们背着当地群众常背的竹背篼,正准备给村里的群众送去当地独有的绿壳蛋鸡苗……

  敦操乡位于长顺县最南端,地处长顺、紫云、罗甸、惠水4县交界处的麻山腹地,山大坡陡沟深,距县城68公里,总面积65.3平方公里,耕地面积6856亩。山路崎岖不平,干部下组大多骑摩托或步行,群众出行要徒步数小时以上,最远的村民组距乡政府所在地需要走8个小时山路,有的村民一辈子连乡政府所在地的集市都没来过,被称为“麻雀都不拉屎的地方”。

  “背篼头”胡荣忠

  初见乡党委书记胡荣忠,他黝黑而微显苍老的面孔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40岁的他,看上去已经五十出头。

  我与他一道爬山下村为群众送鸡苗、高粱种子和塑料薄膜,晚上与他一起围坐在乡里食堂的火炉前摆家常。这位从黔南州财政学校毕业的乡领导的形象,渐渐地在我的面前鲜活生动起来。

  1996年12月,胡荣忠毕业后分配在家乡长顺县马路乡工作,在那里他整整干了11年。后来为照顾妻小调动到县政法委,一年后又主动请缨回乡镇。2009年2月,他来到全省100个一类贫困乡之一的敦操乡担任乡党委书记。

  虽然胡荣忠出生农村又长期在农村工作,但敦操乡与他家乡的北部乡镇相比,差别实在太大了。这里不仅土地贫瘠,石漠化严重,而且全乡1737户7673人90%是苗族,9%是布依族,只占1%的汉族群众反而成了这里的“少数民族”。而且大多数少数民族群众几乎不懂汉话。全乡村民居住分散,山路崎岖,现有贫困人口1303户5227人。身为乡党委书记,胡荣忠走遍了全乡所有村寨,一直在苦苦地探索着敦操乡的发展脱贫之路。

  2011年,为了进一步做好新形式下的群众工作,切实加强和创新社会管理,他与班子成员一道制定了“三定五帮一创建”的“351”工作方法。三定就是:定人、定点、定时。五帮是:帮助贫困家庭寻找一条致富路子;帮助外出务工人员照顾好空巢老人和留守儿童;帮助急病人员解决用车难和协调解决除新农合报销以外的医疗费用;帮助边远群众捎带日常生产生活物资;帮助刑释解教人员重树信心,回归社会。一创建指“创建和谐乡镇”。

  从2011年11月开始,乡党委、政府为乡干部定制了统一的烟灰色制服,并购买了24个竹背篼,成立了“背篼队”。背篼统一包上防雨的红色塑料布,走在大山里,村民们隔老远就能认出来。乡里将为老百姓捎带东西定成制度,同时把包村干部的电话都公布出来。

  乡干部主动走出办公室,心甘情愿地背着背篼,顶着风雨翻山越岭为偏远村组群众跑腿送物资,宣传党的路线方针政策。他们从点点滴滴入手真心诚意为群众办实事,一天天拉近了和乡亲们的关系,被村民们亲切地称为“背篼干部”。

  “实际上,帮助群众捎带日常生产生活物资,在敦操乡是有很长历史的。胡荣忠充满感情地对我说,“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最初只是捎带一两包烟,后来是盐巴、酱油、面条、洗衣粉等,到现在是各种生活用品,甚至水泥、瓦片,都送。以前干部们用的是塑料袋、布袋、手提袋帮村民们捎带东西,因为爬坡上坎不方便,所以我们才想到了结实耐用的背篼。”

  敦操乡34名乡村干部中,当地干部有16人。为群众捎带东西定成制度后,乡干部们平均每周要步行上百里山路,一些路险坡陡地段要攀着岩石、拉着藤蔓才能通过,他们始终无怨无悔,坚持不懈。群众从开始的不接受转为接受,“背篼干部”已经成为“为人民服务”的代名词。“有事找干部”成为了当地群众办事和解决问题的最好也是最直接有效的办法。以前一些协调不下的事说不了的话,现在做工作时好说多了。

  高粱红了

  敦操乡因土壤贫瘠且多为沙石土,当地群众一直种的是传统经济作物包谷。胡荣忠到敦操的第二年就了解到这里的土质适宜种耐旱的高粱,而且高粱的产值比包谷高。2010年,敦操乡开始推广种高粱,但当地群众思想保守不愿种,乡干部们一个个背着高粱种到每家每户去动员,说干了喉咙,讲破了嗓子,东家摇摇头、西家摆摆手,一次次碰壁、一回回失望,忙活的结果当年仍然没有一户人家愿意种高粱。

  乡干部们始终没有放弃,依旧早出晚归苦口婆心做工作。人说“干部干部,先干一步”。在没有一户人家愿意种的情况下,乡党委、政府通过土地流转的形式,由乡干部集资,承包27亩土地种植高粱。到了高粱丰收的季节,沉甸甸的穗子让乡干部喜不自禁。一直想悄悄看乡干部“笑话”的群众,看到了在贫瘠的土地上增收致富的希望。种植高粱示范成功,探索出了一条兴乡富民的新路子。

  2011年,开始有群众愿意改种高粱了。乡里在充分调研的基础上,与茅台酒厂原料收购中介机构签订了1000亩高粱种植协议。由乡干部带头,动员部分群众参与,在全乡三个村共集中种植高粱300亩,联片种植700亩。经过一年努力,虽然倒春寒和重大干旱导致全乡其他农作物均大面积减产,高粱仍然获得了丰收,共收获30万斤,产值达54万元,户均收入达到3000余元。

  尝到了种高粱的甜头,群众积极性起来了。这几天,不论是敦操村,还是斗麻村、打召村,村民在乡干部的动员下都在积极点种高粱。但也有不“开窍的”还在一旁等待观望。

  今年56岁的原乡人大主席柏华文对我说:他所包的敦操村拉龙村民组共有84户200亩土地,群众开始时都不愿种高粱。因他是拉龙组人,他便先动员自己的堂哥柏华开和堂弟柏华兴种植,后又动员其他村民种植。经过若干次苦口婆心的做工作,现已落实有37户村民愿意种高粱80亩。现拉龙组已成为全乡的高粱种植示范点。

  “群众的种植观念,不是一天两天就能改变的,只有慢慢地引导他们。”柏华文说。

  2010年,不仅在推广种高粱问题上让乡干部费尽周折,在其他种植养殖业上,也同样让乡干部们说破了嘴,最后通过干部带头干,做给群众看,群众看在眼里、记在心里,终于转变了过来。今年1000亩的核桃种植,苗到后两天全部领完并全部栽种下去。高粱种植计划2000亩,现在种子已经全部发完。

  “背篼干部”里的年轻人

  敦操乡的群众太穷了,乡干部们觉得是自己没有把工作做好,对不起乡亲们。我问副乡长曾德凯:“全乡干部的平均年龄是多少?”

  “32岁!”这位毕业于黔南医专,年仅31岁的布依族小伙子答道。

  为官一任,致富一方。青春年华的岁月,谁不想干出一番事业来?

  “只要踏踏实实地工作,为老百姓做事,老百姓就会记得住你!为了升官而搞花架子,就算得提拔了,但是,老百姓也不会记住你!”36岁的乡长陈勇是一位苗家汉子,他对我说这是一位县领导说的话,对他的思想触动很大。

  从黔南民族干部管理学校毕业后,有着17年工龄的陈勇当过副乡长、副镇长、副书记和人大主席,并且一直在乡镇工作。作为一个农村出生又一直在农村工作的干部,他深感农民群众的疾苦。这些年来,他思考得最多的就是两件事:一是如何让群众多增收致富,二是如何让群众生活稳定和谐。去年8月底,陈勇从代化镇来到敦操乡任乡长。当时乡里的首要任务是开展计划生育工作,要把降低人口出生率和降低人口自然增长率的“双降”降下去。于是他带领工作组突击一个月,走遍了全乡62个村民组。那个月,他每天清晨5点半准时从乡里出发,到达村民家时有的村民还未起床。之后,他又与乡党委、政府一班人集体创新社会管理模式,提出了集集体智慧与结晶的“351工作法”。

  谈到“背篼干部”,陈勇说,这是帮助边远群众解决生活困难的举措之一。农民群众实在是太苦了,买包盐巴要走五六个小时。光是他包的斗麻村戈英组和打罗组,来回一趟都要走七八个小时。“实行乡干部直接包组后,你就必须下去!必须沉下身子,深入群众,想群众之所想,群众才会相信你!每次下到村组,举手之劳为何不能顺便帮助群众捎带一些生活用品呢!因此,从以前为群众顺带生活用品的现象变成了现在的工作内容,并定成了现在每个星期四必须下到村组的制度。

  毕业于贵州民族学院、年仅29岁的苗族女副乡长陈顺莉深有感触地说:“这里的生活条件真的很困难,土地少,土层薄,喀斯特地貌严重,生活条件、居住环境差;干部不多,不论是聘用或公益性岗位还是村干,工资都不高,但大家铆起一股劲,通宵熬夜、加班加点,甚至连星期六、星期天都搭进去地工作,没人埋怨一句。乡干部梁勇去县城拉种子和薄膜,都是自己扛自己抬;这段时间是春耕大忙季节,每家每户发高粱种子每天都工作到凌晨12点以后,第二天早晨8点又要接着下地指导群众点种。”

  去年8月下旬,副乡长曾德凯来到敦操乡时正是高粱收割的季节,只见胡荣忠书记每天身着迷彩服,脚穿黄球鞋,一天到晚地为收高粱忙得连饭都顾不上吃。其他干部也一样任劳任怨地走村串寨各忙各的。大家拧成一股绳,一门子心思只想把工作做好。他说:“党委、政府领导班子团结,才有凝聚力和战斗力,才能出效率。”

  在转变政府服务职能方面和创新社会管理体系方面,敦操乡党委、政府多次开会讨论,研究最佳的管理体系,最终达成共识,把全乡三个村划成三个片区,62个村民组划分为34个服务点。胡荣忠书记、陈勇乡长和人大主席田海军三人是每个片区的总负责人,下面62个村民组则由全乡包括11个村干部在内34位乡村干部直接包到点(村民组)。34位乡村干部每人负责一个点,并将定点服务干部的姓名、职务、联系电话及监督电话制成公示牌,挂在村口显眼位置。大到为村民代办低保、养老保险等事宜,小到捎带所需生活物资等,只要群众一个电话,就会服务到家。

  通过包点之后,干群关系更加密切了。乡村干部下村组工作时都是“下组一把抓,回组再分家”。干部们心里明白:通过做工作,群众的思想转变,干部的思想也要转变!只有落后干部,没有落后的群众;只有以心换心,做群众的贴心人,工作才能更好地开展。

  通过近几年来的工作,敦操乡大胆探索、勇于创新提出的“351”工作方法得到了社会各界的认可。每当群众看到乡干部的灰衣服、红背篼出现在他们的视野时,都会情不自禁地喊道:“我们的‘背篼干部’又来啦。”

  扎根山乡的青春

  说起敦操乡的这34位干部,不能不说说其中几位“特殊”的干部。他们不是地位特殊,而是身份“特殊”。如果要用“干部”这个词去称呼他们,也只能算是约定俗成的称谓吧。他们是梁勇、梁东元、陈帮德、陈虎、柏宁以及石帮6人。他们6人中,梁勇、梁东元、陈帮德、陈虎四人是乡里的“公益性岗位”临聘工作人员,每月工资1000元至1060元,除缴“五险”外,每月只能拿到740元至800元的工资。柏宁是乡里聘用的工作员,月工资1000元;石帮是“大学生西部计划志愿者”,每月工资1300元左右。

  我跟梁勇下乡那天已是下午3点钟左右,他所包的点是打召村的冗矮组和岜拨组。我们去的是岜拨组,车在陡峭的山路上盘旋着,车外是高深的峡谷,稍不注意便会车毁人亡。

  一个多小时后,车终于到达岜拨组后山腰,而岜拨则坐落在山坳里。下了车,梁勇一弓身,扛起一袋100斤重的肥料就向山坳处走去。一路上尽是大石块砌成的呈60度斜坡的山石路,每走一步都要站稳脚跟,不然一脚滑下去就会摔成骨折。由于山大谷深,早春的太阳已经西斜,山坳里散落着的七八户人家用空心砖草草砌成房屋。抬头望去,满山怪石嶙峋,只有对面山崖下一排不知名的瘦瘦高高的树,在微风中轻轻地抖动着羸弱的身躯。

  不到10分钟,我的小腿开始发酸发胀,而健壮的梁勇早已在我前面进入了寨子。待我进寨后,他已坐在“空巢老人”罗小幺和陈爱新夫妇家,与他们拉起了家常。罗小幺和陈爱新老人的儿子和媳妇在外打工,走之时把两位老人托付给梁勇照顾。

  回到乡政府后,我问梁勇:“听说你们的工资才几百元?这里群众的生活这么苦,工作又难开展,你有许多手艺,外出打工也比这里强好多倍呀,为什么不外出务工呢?”

  梁勇回答说:“我也曾经想外出一两年试一下,但最终还是没去成!自己心里想,如果我走了,另换一个人来,他愿不愿去包我的点?愿不愿去那么远的寨子?外乡人都愿意来帮我们,我们为什么还要出去?所以咬咬牙还是坚持了下来。”

  梁勇是敦操村摆架一组人,同事们都戏称他为“敦操第一大管家”,意为他心灵手巧,开车、修车、水电什么都会做。今年31岁的他上有父母,下有儿女,妻子在家干农活。这个生性耿直的苗家汉子幽幽地对我说:妻子经常埋怨他,不仅没找钱来养妻子和小孩,反而是妻子来养他!没有菜吃,他还要到父母那里去要。“有时想想真的觉得心里有愧!”

  梁勇是当地人,会讲苗话,和群众处得熟,群众都听他的话。他舍不得离开这块生他养他的土地和父老乡亲。虽然每月才领取那点微薄的工资,他也无怨无悔。他掰着手指头给我算出一组数字:“手机费每月保底消费88元,但现在已经不够了;在外打工的群众通过我打电话询问父母情况,平均每月要100元左右;摩托车下村组的油钱每月120元至150元。这样一算,只剩下500块钱的工资,逢雨天骑摩托车下村组时摔坏,一修车又是几十元……”

  现年30岁的苗族小伙梁东元是敦操村下坝组人,2002年7月从黔南民族干部管理学校毕业后,他就一直在乡政府工作到现在,党政办、民政、计生都干过。妻子在家务农,7岁的儿子才上学。

  跟梁勇一样,梁东元也萌生过外出打工的想法。今年农历正月十二那天,他乘上了长顺至贵阳的班车,准备去广东深圳打工。车刚出长顺县城十几分钟,他就接到了他所包的打召村川洞组13岁的小姑娘罗小妹打来的电话,说她71岁的奶奶梁猫妹老人上吐下泻,可能要死了,请梁东元帮买药。梁东元说他不在乡里做事了,叫罗小妹打电话给原村主任罗仕才。过了几分钟,罗小妹又哭哭啼啼地打来电话,说没找到罗仕才,她奶奶看样子活不过今天了。再次接到罗小妹的电话,想到梁猫妹老人双目失眠已经16年,42岁患有精神病的大儿子去年11月又去世了,独自留下女儿罗小妹在家里陪老人;36岁的小儿子也患有精神病,整天东跑西逛。两个媳妇都不知跑到哪儿去了。想到这些,梁东元心里酸酸的。车到惠水县后,梁东元急忙下车,又赶回敦操乡,当即骑着摩托车匆匆赶了一个小时山路,到梁猫妹老人家一观察,老人因过年多吃了油腻的东西肠胃适应不了,又患了重感冒,后又脱水,以至于奄奄一息。后经过吃药,老人的身体才渐渐好起来。

  梁勇所说的“外乡人”就是石帮。这位来自三都水族自治县中和镇中和村一组的水族小伙子,今年30岁,2010年7月从贵阳学院政教系毕业后来到敦操乡,成为一名“大学生西部计划志愿者”。石帮所包的点是打召村的新生组,为了工作,他有时几个月不出敦操乡。2010年开展“第六次人口普查”时,他连续加班40多个小时。小伙子说,我想做完的工作,就一定要做完,不做完誓不罢休!下村组时,他也靠这种精神支撑着。因为他从初三开始得了一种怪病,每年春夏和秋冬交替时节,他的双腿都会肿大。严重时双手都握不住小腿。去医院去检查又查不出是什么病,这时候他只有不吃食盐才会消肿。在家乡三都的小诊所开了一种药片吃,排出尿来,腿就瘦了,但人却会瘦得两眼凸现。可以想象,这个时候下村组到农户家去,翻山越岭的他需要多大的毅力啊!

  每到星期四,石帮都会背着一些帮群众捎带的生产生活用品,走村串户,走访慰问并了解村民们的生产生活情况。过年前的一天,当他背着一背篼东西走了近一小时山路,路过打召村新生组寨子路口时,一位穿着单薄的老人坐在自家门前瑟瑟发抖。看到这一情形,石帮决定把带给另一户人家的救济物资先给他用。当老人从石帮手中接过被子和鞋子时,他感动得流着泪不停地说:“感谢政府和领导的关心和帮助!”

  经过交流石帮得知,这位老人叫韦老贵,孤身一人寄居在弟弟的房子里。多年来,年近六旬的韦老贵由于没有办理身份证,得不到农村低保和政府的其他补助,生活十分拮据。石帮回到乡里汇报了这个情况,又陪韦老贵在乡派出所办理了身份证,才把他的农村低保落实了!

  既然是“志愿者”,石帮说,他或许最终还是要离开敦操乡,但他永远不会忘记这段经历,不会忘记这里的乡干部们,更不会忘记这里的一山一石,因为这里已经深深地打上了他青春拼搏的烙印。

  王茹刚也是一位“外乡人”。这位来自内蒙古根河市的城市小伙,2006年7月从湖北省中医药高级专科学校临床医学系毕业后,也作为“大学生西部计划志愿者”来到长顺。他先后在凯佐乡、广顺镇和鼓扬镇工作。后来于2008年7月结束了志愿者的生活。当年9月份,县里为了解决两批志愿者40人的就业问题,面向全县志愿者招考6名事业单位工作人员,王茹刚以优异的成绩考取分到乡镇,去年6月正式调到敦操乡计生服务站工作。虽然来敦操乡不到一年,除了本职工作外,他都要参加乡里的各项中心工作。他所包的点是敦操村的结义村民组——一个要翻越一座大山,然后坐落在半山腰的山寨。

  对他这个外乡人来说,从家乡到贵阳是6000多公里,仅是乘火车就要60个小时。我问他,习惯不习惯敦操的生活?他微笑着说道:“这里的干部没有官架子,每次下村组回来,大家开心地说下组的事,其乐融融,早已感觉不到身在异乡为异客的孤独。”

  如今,王茹刚已在长顺“生根发芽”,他的女儿已经1岁零8个月了。他原来的同班同学同桌、现已成为他妻子的河北邯郸姑娘阎会丽,2007年12月也从广东来到长顺做了一名志愿者,并于2009年11月与他结婚,2011年以第一名优异的成绩考取了公务员在代化镇工商所上班。现在小俩口的生活过得甜甜蜜蜜,有滋有味。

  干群鱼水情

  如今,敦操乡“背篼干部”的名声传开了,干群关系更融洽了。

  陈顺莉副乡长给我讲了这么一个故事。打召村麻地组的梁小脚、梁小合两兄弟,家里养了10多箱蜜蜂。两兄弟看到乡干部不断为老百姓办实事办好事,今年首次将自家的200多斤蜂蜜全部卖给了合作社。

  今年1月,陈顺莉他们几位乡干部去打召村麻地组梁小脚、梁小合两兄弟家收蜂蜜,并引导当地群众饲养野生蜂蜜。走了六七个小时到达时,两兄弟一定要乡干部在他们家吃饭。开始时准备按当地苗族最高礼仪杀狗招待乡干部。乡干部谢绝说:“我们不吃狗肉!”两兄弟一转身又从鸡舍里捉来两只大公鸡,一眨眼工夫就把鸡给杀了。原来,为答谢乡干部,两兄弟作了两手准备。梁家两兄弟每年3至9月份外出打工,10月份秋天回到山上寻找野蜂蜜,仅此去年一年就卖得2万多元钱。这里的8户人家全姓梁,乡干部于是资助两兄弟分箱给另外6户人家,带动大家致富。

  敦操乡当地的苗族不兴喝茶,不喝开水,你到他家去,他只说“请喝口水”——实际上,手上端出来的是一大碗酒!

  谦虚、热情,做群众工作细心的王茹刚,工作越干越出色,群众渐渐的认识他、接纳他。一次,王茹刚下组到打召村格档组柏加清家去收合作医疗保险,柏加清非要做饭给他吃,王茹刚推说还要去其他人家。柏加清立马端出自己珍藏的野蜂蜜倒了一大碗给王茹刚吃。盛情之下,这位“外乡人”一口喝干了那碗蜂蜜,当晚回来心烧得厉害,整夜未眠。

  今年2月,陈顺莉副乡长与乡计生办干部胡明秀到敦操村打鲁村组动员群众种高粱,组里有一个53岁、丈夫去世已经8年的寡妇韦石妹。韦石妹紧紧拉着她俩的手,非要留她们在家吃饭。她俩推脱不下只好坐下来,一边帮助洗锅,一边帮助淘米做饭。看着她俩乖巧勤快的动作,韦石妹索性认她俩做了“干女儿”。

  此后,每次下到打鲁组,陈顺莉和胡明秀都要先去“干娘”家嘘寒问暖。韦石妹已有不顺心的事也乐意找两个“干女儿”倾诉和商量。

  春节前,敦操村过荣组的王定周与王金国因低保纠纷一事,由于工作失误,将王金国的低保卡号写成了王定周的卡号,造成王金国9个月4308元的低保金打到了王定周的卡上。三个季度没领到低保的王金国便到乡里来查,结果查出自己低保金已经错打到王定周的卡上了,便闹着要乡里负责。政法委书记王朝良、乡社会事务办负责人柏华文和村委会副主任花万周下到组里调解,王定周死活不愿退出多领的钱。第一次调解不成功。第二次把他们俩人叫到乡里来调解,他勉强答应退,但条件是“什么时候有就什么时候退”。王金国见状闹着要上访。此后,王朝良多次晓之以情动之以理,最终事情得到圆满解决,两家现在和好如初。

  2010年6月,王朝良与斗麻村主任韦国祥一起去斗麻村戈英组因农网改造调解电的问题,来回走了10个小时。当他们深更半夜打着电筒沿着崎岖山路,爬到一个名叫坟山关的坡顶时,实在走不动了,只好暂时坐下来歇口气。过后,照样每天下村走户,调解解决群众的实际问题。

  去年9月,王朝良在调解敦操村格央组陈小韦和陈小幺两兄弟的土地纠纷时,因纠纷时间跨度过长达20余年,一直调解不好。王朝良一直在做他两兄弟的思想工作,最终圆满解决了问题。两兄弟20多年的积怨终于解决了,都要请王朝良吃饭,最后两家合在一起请吃饭。敦操乡村民说:“遇到矛盾纠纷,评判是非曲直,讨回公道正义,就找王书记。”2011年12月,王朝良被省司法厅授予“全省人民调解能手”称号。

  打召村下冲组的梁王田为了感谢一名乡干部,几次叫那位干部到家里去吃饭均未果。于是就趁一个赶场天想给那位干部送点家里种的核桃。一早起来走了近4个小时的路,12点钟到了乡里,脱下外衣包上装着核桃的蛇皮口袋,坐在食堂门口的小树下“守株待兔”。终于在下午4点过钟等来了那位干部。

  敦操村岩脚组的梁小四,以前老和乡里顶牛,还与一位前任乡领导打过架。前年去年大旱时,他看到乡干部在抗旱救灾时天天用四辆农用车不停地给群众送水,一天送5趟;从当年8月开始,一直送到次年的5月才结束。那段时间,乡干部们早上5点就起床,7点出发,晚上10点才回到乡里。2010年,敦操乡被省政府评为全省抗旱先进集体,是黔南州唯一获此称号的单位。他还目睹了全体乡干部帮助群众修路,看到乡干部背着背篼为老百姓送生产生活物资……这一件件实实在在的事感动了他。在没有一分报酬的情况下,梁小四叫上妻子跟他一起花了三天时间,义务维修了一条1000多米长的通组公路。春节前,乡里在发动种核桃时,他不但拿出自己的土地来种,几乎每天都组织群众种核桃。

  读过初中的柏七胜,在外打过几年的工,算是打召村有文化有见识的人。去年,村里出现了一位副主任的空缺,乡里想让他来试试,他死活不同意,问他什么原因,他说:“当你们干部没几个钱不说,一天到晚不是东家有事就是西家有事,还顾不了家。”而在前几天,他居然同意了,再问他怎么变化这么快,他说:“看见你们真心实意地为我们群众干实事,我想和你们一样,和大家一起干。”

  在敦操乡,类似平凡却感人的故事还有很多很多……“现在群众对干部特别信任,有的群众甚至把银行存折、密码都交给‘背篼干部’让其帮助存款、取款。”胡荣忠说。

  敦操乡的干部背上背的是背篼,肩上担的是责任。只要心中装着群众,肩上担着责任,老百姓一定会满意,干群关系也会和谐。

  王朝良谦虚地说:“为老百姓做点事,心里踏实,不管做什么工作,都要亲力而为,不然没有底气。虽然下村组艰苦,但心里踏实,晚上睡得香!”

  曾德凯副乡长对我说:“改革开放30多年了,这里的老百姓还没有享受到改革的成果,希望能为当地的老百姓做一些实事。能在一个地方工作,是缘分,能为老百姓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就很欣慰了。我们希望通过‘背篼’这个载体,也转变各级各部门对敦操乡的传统看法:至少这帮干部还能干事,能做事!‘背篼’早晚都要放下,这只是一个态度,一种精神,一种支撑!”

  我不由得想起刚到敦操乡那天晚上胡荣忠书记说过的一句话:“我不希望两三年就走,我要干出点事来!”

  春天的展望

  干群关系融洽了,干部与干部之间的情感也更深了,大家相处得像兄弟姊妹一样……敦操乡除了到河边电站已建成硬化路,到黄花寨子电站道路路面稍为平整一点以外,其余无论通村路还是通组路,路面都很差。许多路段悬在半山,一不小心可能命都会丢。干部下组不是骑车就是徒步,有摩托车的干部人人都摔过跤,受过伤。大家只要捞起裤脚,都会看到被排气管烫伤的疤痕,其中梁勇的最多有5处。每天天一黑,胡荣忠书记都要一个一个打电话问他们回来没有,生怕他们有什么闪失。

  在离开敦操乡的前夜,我又与胡荣忠书记促膝长谈。窗外,油菜花正在潇潇春雨中舒展它们的身姿;清明前后,正是农忙季节,也是高粱点种的时候。一年之计在于春,清明节前得把高粱种下去,不然就误了一年的收成。

  对于下一步的工作打算,胡荣忠书记说,希望能够得到各级各部门的大力支持和帮助。目前正在申报扶贫项目,等项目落实下来,配合搞好基础设施建设,配合涉农部门搞好农业产业化调整。17个不通公路的村民组的生产生活情况怎么办也作了规划;150亩至200亩试种药材通过土地流转,干部出资,群众出地的形式,目前正在丈量土地运作中;下一步将推广药材产业;养殖上主抓绿壳蛋鸡饲养和养蜂两大产业;还有现在群众最关注的农村合作医疗;还有当地群众最担心的交通和缺水问题……胡荣忠说:“只要敦操的老百姓好过,我们的心是甜的!而背篼总是要放下的!去年,我们用它给老百姓送生活必需用品;今年,我们用它背去让老百姓致富的高粱种子、绿壳蛋鸡苗和肥料!将来,我们要改用车送,但‘背篼精神’是要一代代传承下去的!”

  (作者系中国作协会员、省作协理事)

作者: 杨启刚 图 李勇  编辑: 谢晋 发表评论
 
更多
相关新闻
金黔在线微博平台
 
专题推荐
喜迎党的十八大
黔中楷模
走基层 转作风 改文风
【专题】喜迎十八大 贵州科学发展十年回顾
·【专题】贵州省第二届我最喜爱人民警察评选
·【专题】喜迎党的十八 习酒国营60年
·【专题】黔西南民族风情旅游季
·【专题】贵阳市第三人民医院
·[专题]贵州·香港投资贸易活动周
·贵州文明礼仪之星
·自强自信贵州人
·纪念海的女儿王媛媛
·纪念邓恩铭
·贵州萨克斯演奏家王一晋
 
每日推荐  
·
·
·
·
·
·
·
·
金黔播报  
·
·
·
·
·
视频推荐  
于丹北大谈昆曲被观众轰下台视频曝光
实拍武汉大叔坐公交看重口味黄片
·报纸刊女兵学习十八大照片 被曝看的是广告版
·【自拍】高中女生模仿各国叫床声 网络爆红
·【娱乐】王石送小三田朴珺亿元豪宅显低调奢华
·【社会】懒到爆女生宿舍挂长绳取外卖视频曝光
·【娱乐】张绍刚再骂哭选手 是炒作还是风格?
热图推荐  
姚晨穿白纱低调再婚
奥巴马与“不爽姐”
英国化妆达人眼部彩绘
大堡礁神秘的海底世界
24小时新闻热点  
·
·
·
·
·
·
·
·
·
·
返回频道首页
金黔在线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网站简介 | 广告刊例 | 联系方式 | 网站地图
增值电信业经营许可证(ICP):黔B2-20010009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5212006001
营业执照:520115000201773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2408241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黔)字001号